院首页 | 收藏本站 | ENGLISH

  上海经济伦理国际研讨会
  经济伦理国际论坛
  经济伦理:焦点与思考论坛
  经济伦理:从学府到市场
  财经伦理大家谈
  FUDA-SASS论坛
  宗教信仰与经济伦理
  第六届ISBEE世界大会
会议论坛->财经伦理大家谈

财经伦理大家谈(四)
作者:cbes  发布时间:12/12/28  点击率:10871

 

厚德载物:民营企业家谈财富与人生

——《财经伦理大家谈》论坛(四)

主办: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伦理研究中心、研究生院

上海市伦理学会经济伦理专业委员会

2012年9月18日

论坛综述:

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伦理研究中心、哲学研究所、上海市伦理学会经济伦理专业委员会于2012918日联合举行了第四届《财经伦理大家谈》论坛,邀请了上海富大集团、新沪商集团、虹口小贷公司董事长袁立先生,做了题为“财富与人生”的专题报告。来自上海高校的研究生和上海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的专家学者和研究生参加了本次论坛。

袁立先生的报告包含两部分内容:第一部分从民营企业家角度对中国经济形势进行了研判,第二部分结合从商经历阐释了自己对财富与人生的理解。

一、中国经济的问题不是周期问题,而是结构问题

首先,袁总就世界经济形势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美国经济已经走出低谷,正在向“第三次工业革命”推进,致力于发展第四产业——智慧产业(尖端咨询服务业),并持续在世界范围内搜寻各行各业的精英为美国服务。中国应该从美国经济复苏和人才战略中得到启示,努力推进生产力革新和人才培养,争取在未来的尖端行业中把握机遇。

其次,出于企业家的敏感,袁总认为目前中国经济的现状是在逐步恶化,大批中小企业倒闭、社会失业人口增加,政府财政收入减少。而问题的根源在于经济结构不合理,主要概括为以下两方面:

一是,经济上高出口与低消费的不合理。得益于90年代国有企业体制改革、民营企业的大批涌现和成功加入WTO的黄金十年,中国经济获得了迅猛发展,达到了目前中国外汇储备世界第一、经济总量世界第二。但与此相对,中国长期处于内需缺乏的低消费困境,中国的民间消费与政府消费的总和只占到了当年总GDP60%,大大落后于中等国家的75%以及发达国家的80%

二是,医疗、教育与住房改革失败问题。袁总提出教育与医疗改革不应该走市场化道路,它们属于社会公共基础服务,应当由政府来承担责任。而对于住房改革,要一分为二地看问题。一方面,住房改革确实推动了我国城市化进程,房地产业的市场化和商品化确实给我国经济发展提供了强大的动力,目前房地产业所创造的GDP已经占据了每年GDP总量的22%。然而另一方面,在改革过程中,中国政府忽略了低收入人群的住房保障问题,廉租房等保障手段的相对滞后与高房价的冲击导致了当前社会群体性矛盾的产生与激化。

为引起与会者的重视,在报告中,袁总还引用了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的发言,阐述了中国面临的困境。最严重的是移民潮所引发的有型资产流失和精英人才外流。袁总认为,作为国家精英的商人和企业家不仅能够为国家创造税收和就业,他还以自己所组建的新沪商集团为例说明了,民营企业家们通过“三Z”——智慧、资本和资源的平台整合,能够更有效地产生积聚作用和关联效应。因此他呼吁对这方面问题和企业家的作用应当引起有关方面和社会的重视。此外,当前中国还存在着理性、道德和信仰的严重缺失,部分国人盲目崇拜金钱与权力;甚至有全民腐败的现象发生、肆无忌惮的奢侈浪费以及不理解不同层次上的公民对国家所应承担的义务等问题。他认为,我们需要也应当对这些问题进行客观、理性和公正的反思和评价。

二、对财富与人生的理解

关于财富,袁总认为真正永恒的财富只有两种——土地与黄金。除此之外,我们所持有的货币仅仅是一种财富符号,货币本身会随着发行量增大和经济波动发生贬值,并有可能引起货币通胀和经济滞涨。

对财富与人生的关系,袁总认为,两者之间的关系是互为促进的。一方面,对财富的追求和对生命的存在实际上都存在一定的“限度”。因此当我们以财富为目标进行活动时,应该更注重追求财富这一过程带给我们的人生体悟,切莫急功近利、贪婪无厌,要学会分享、知足常乐。另一方面,良好的人生观会成为财富创造的坚实基础。他认为《周易》中的名言“厚德载物”包含这样的意思,就是,只有厚德才能承受人生,包括物质财富。也即是,善行能够让我们积累足够多的人生体悟才能真正创造财富,才能更好地享受和体验人生。他还以自己在经营富大助学基金和阳光基地过程中所遇到的人和事为例证明行善积德对于自己追求财富和体验人生的推动作用。

袁总还特别谈到了他自己的人生观是:助人为乐、不留遗憾。他提出,人生活的唯一目的就是快乐,而助人为乐就是获得快乐的根本方法,在同与会者分享他获得快乐的心路历程的同时,他还提出,在日常生活中为了获得快乐,要坚持做到三件事——终身学习、终身健身和努力工作。

对于袁总的报告,与会学者和研究生展开了热烈讨论,提出了许多问题和看法。例如,如何看待当前民营企业的生存状况?如何看待唱衰中国经济的言论?以及作为企业家是如何理解当前的财富创造和财富分配等问题。

袁总对上述问题做了详细的解答。他指出,这些问题其实是相互联系的。当代民营企业生存状况堪忧,其根本原因是由于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资源的分配不合理。实际上民营企业在风险与利益的双重驱动下,能够产生比国有企业更强的竞争和创造力,所以只要能够打破国有企业的垄断,给民营企业更广阔的生存空间和市场,那么民营企业对经济的推动自然能够使“唱衰中国经济”的看法不攻自破。同时他强调,打破国有企业的垄断并非是要国有企业退出市场竞争,而是希望国有企业能够更多地进入“公益”领域——公共基础建设以及民生保障,发挥政府的部分职能,从而将更多的市场空间与利润留给具有更强竞争力的民营企业。他坚信,推动民营企业的发展会在未来为中国经济做出更大的贡献。

论坛负责人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伦理研究中心主任陆晓禾研究员对此次论坛作了简短的总结。她认为,作为一名企业家,袁总在实践中检验了自己的理论,并发展和丰富了的企业建设理论,形成了独特的人生观和经营理念。富大集团在他的带领下,已经走过了二十年的风风雨雨。对于目前中国平均寿命不足四年的大多数民营企业而言,他以及富大集团的经验成功都是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而对研究经济的学者来说,他今天关于财富与人生的报告以及对中国经济形势的分析都让人受益良多,也提出了许多问题,促使我们作更深入的思考和研究。(张宇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