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首页 | 收藏本站 | ENGLISH

  上海经济伦理国际研讨会
  经济伦理国际论坛
  经济伦理:焦点与思考论坛
  经济伦理:从学府到市场
  财经伦理大家谈
  FUDA-SASS论坛
  宗教信仰与经济伦理
  第六届ISBEE世界大会
会议论坛->财经伦理大家谈

财经伦理大家谈(六)
作者:cbes  发布时间:14/04/06  点击率:10246

 

《财经伦理大家谈》论坛(6)

由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伦理研究中心与上海市伦理学会经济伦理学会联合举办的第六期《财经伦理大家谈》论坛于201379日在上海社会科学院举行。此次论坛邀请了台湾国立中央大学财经系、艺文中心主任邱慈观(Tzu-kuan Chiu)教授作主题演讲,题目为微型金融:社会使命及伦理挑战。邱教授主要从微型金融的起源与社会关怀微型金融的40年形塑、“微型金融的商业化及其挑战”微型金融的伦理争议四个大方面进行了深入浅出的精彩讲演。

开篇邱教授谈到金融伦理学(Finance Ethics)作为应用伦理学的一个新研究领域近年来的兴起和发展情况。这个新领域有很高的金融学方面的技术门槛,所以目前的研究人员大多是对伦理问题感兴趣的金融从业者或者有相关金融背景的研究人员。邱教授认为微型金融(Microfinance)是金融伦理学领域一个极为有趣的议题,将Microfinance译为微型金融是国际上的通用译法,它是金融领域,但由于其面向的客户群体是社会中下阶层,更或者说是社会底层的民众,所以它为金融学与伦理学两个领域的结合,进而关于微型金融的研究也主要是伦理学的角度和金融产品与服务两个方面展开的。邱教授结合自身多年的研究和目前国际上该领域的研究前沿就微型金融领域中的伦理问题作了以下四方面的详细分析。

一、 微型金融的起源与社会使命

         1.歧视性金融管道(Discriminatory Finance Access

由于金融行业将追求利润最大化作为其首要目标,所以其针对的主要客户群体为高收入人群,而针对低收入群体,金融行业则很少或者不提供金融服务,这种现象称之为欠缺正式的金融管道。根据世界银行2011年的统计数据,全世界目前欠缺正式的金融管道的人口数为27亿,这部分人没有固定的薪资所得、没有可抵押品、金融素养较低,所以没有任何银行愿意与其有业务上的往来,他们处于叫作金融隔离(Financial Segregation)的状态。这种隔离是一种隐形的隔离,凡是不符合金融业服务受理条例规定的人群,均将被隔离于金融服务领域之外,这就是金融业在提供金融管道时所具有的歧视性。

2.微型金融的社会使命

微型金融的产生就是为了给这部分缺乏正式的金融管道的民众提供正规的金融服务,这也在根本上有别于以往完全逐利性质的歧视性金融形态,即一种普及金融(Inclusive Finance,在中国多译为普惠金融)。邱教授认为,微型金融相比传统意义上的金融的区别之处就在于它有一个很明确的社会使命(Social Mission),也就是给中下阶层民众提供金融机会(Financial Opportunity),这也被称之为金融赋权(Financial Empowerment)。微型金融认为获得金融管道、享有金融机会是公众的一种基本权利,所以应该坚持金融赋权。很多人认为造成目前社会贫富差距加大的原因是由于一部分人被剥夺了这种金融权利,失去了摆脱贫穷的金融机会。微型金融通过为他们提供金融产品的服务,实现去除贫穷(Poverty Alleviation)的使命,同时也是尊重人性尊严(Personal Dignity)的体现,也有利于促进两性平权(Gender Equality)的实现。

二、 微型金融的40年形塑

在金融业界,微型金融已经不是一个新鲜的领域,它已经兴起和发展了40年,并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产业。 20世纪70年代产生阶段的标志性事件包括:1970年,Bank Dagang Bali在印度尼西亚创立并进行实验;1973年,Action International在巴西创立并进行实验;1976年,穆罕默德·尤努斯(Muhammad Yunus)在孟加拉国创建Grameen Bank(格莱珉银行,又称穷人银行)。在这产生阶段,邱教授谈到一种已经在东南亚等地区形成了一整套团体贷款Group Lending)的微型贷款形式,这套机制要求必须是每五位贷款人组成一个团体,每位贷款人可以申请到相同金额的贷款,贷款人之间相互监督、互相督促。针对这样一种微型贷款的形式,邱教授认为,当贷款者团体中出现一位运用所贷资本进行生产的能力大大高于其他贷款者的时候,这样一种团体贷款的形式会变得很不稳定。针对这种团贷形式,邱教授还提供了一个可以进行伦理问题反思的视角,就是在团贷的过程中,贷款者的尊严问题。因为贷款团体的各贷款人是一种相互监督、制约的关系,所以当团体中有一位贷款者因为经营不善而不能按期还款的时候,其他各贷款者由于受到他的牵连就容易对其发生伤害尊严的举动,尤其是在社会阶层分化较为严重的国家,这种团贷形式所引发的对贷款者人性尊严的伤害问题就更加严重。在这个初始阶段中,由于需要提供金融服务的穷人太多,所需要的贷款资金太大,而这些微型金融机构并没有太多的起始资金,所以这个时期制约微型金融发展的瓶颈就是资金的问题。经过接下来十年的发展,到了20世纪90年代,这些微型金融机构不断积累经验,并成功地把一些金融工具引入到这个产业中去,使得资金规模得到扩大。

邱教授谈到,微型金融产业改变最大的是过去十五年,也就是从20世纪90年代的后期开始,资本市场开始进入到微型金融领域,商业资金的不断涌入使得这个领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在这个阶段中,邱教授重点分析了墨西哥最大的微型金融机构Bank Compartamos的案例。该银行最初以NGO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的身份创建,其间面临资金严重不足的问题,进而成功转型为一家上市的营利性商业银行,目前已成为全球利率最高、利润最高的银行之一。很多的学者认为,该银行现已是压榨穷人、图利富人的工具。这家银行的做法引发了巨大的伦理争议,所以有一篇登在斯坦福大学期刊上的论文将其称为Microloan Sharks,认为其于以往压榨穷人的高利贷没有任何区别。

邱教授认为,墨西哥的这家银行所引发的争议主要是一个利率伦理的问题,进一步来讲就是财务报酬与社会价值之间存在一个相互抵消的关系,即高股东回报率对应的是低社会价值(Social Value)、高社会价值对应的是低股东利益。面对这种矛盾,微型金融领域发展出了非常多计量化的评估方法,即微型金融机构在对穷人提供金融服务的时候有没有达到它的社会绩效(Social Performance)。这套量化的方法主要分析微型金融机构有没有提高金融普及程度、有没有提供合乎伦理的融资方式、有没有造成一种社会的积极改变即穷人生活水平的改变等等。

三、 微型金融的商业化及其挑战

随着商业资本的涌入,微型金融也日益商业化,面对的挑战也日渐增多。邱教授以印度微型金融的发展现状为案例,分析了目前微型金融商业化以后所面临的诸多挑战。在高利润的驱使之下,跨国资金不断涌入到印度微型金融领域,迫使印度当地的乡村银行不得不以强力推销的方式加大放贷规模,进而就造成了银行过度放贷、客户超额负债的局面。贷款者面临巨大的还款压力以及来自其他“团贷者”的社会压力,失去偿还能力的贷款者的自杀数不断增加。面对这种恶化的形势,印度诸多地方政府宣布强制叫停微型金融市场交易。目前微型金融在印度基本上已经处于停办的状态。邱教授谈到印度并不是个个案,包括摩洛哥、巴基斯坦、波士尼亚、尼加拉瓜等等很多国家都发生了微型金融市场大规模违约的事件。

针对印度等国家微型金融的恶劣形势,中国人民银行普惠金融研究组与北京大学合作出台了一份研究报告,名为《2010年印度微型金融危机——对中国普惠金融的启示》。邱教授谈到,中国目前在微型金融领域也不是完全没有研究。中国的微型金融大多是与乡镇一级的银行联系在一起的,中国政府推行的三农政策也是通过乡镇银行进行放款。微型金融在中国的发展也存在诸多问题,主要表现是微型金融竟然与财富管理联系在一起。对此,邱教授主要就一家名为宜信的公司为案例展开了分析,该公司是把小额贷款与财富管理相结合,其实质不过是一家影子高利贷银行,与微型金融根本没有任何的关联。除此以外,邱教授还谈到各种打着社会使命旗号的P2P微贷形式,如拍拍贷,这些都不是微型金融的形式,只是一种变相的民间高利贷形式。

四、微型金融的伦理争议

最后,邱教授谈到微型金融领域与伦理学相关的议题主要有:高利率的争议,即公平的利率如何确定;商业化的争议,即社会使命的迷失;另类的放款模式(如团体贷款)所涉及的伦理问题,如果与当地的阶级制度结合就会使得社会问题更恶化,如引发贷款人的尊严问题,男女不平等问题;不当收款所涉及的伦理问题;跨国金融业者与贷款人的力量不对等引发的伦理问题。

交流与讨论:

与会者听完邱教授的精彩讲演纷纷表示获益良多,对微型金融领域有了初步的了解并引发浓厚的兴趣。针对邱教授提出了几个可以重点做伦理思考的议题,与会者进行了广泛的讨论:

        其一,关于金融赋权的问题,邱教授提出了三个层次的思考方向:金融赋权是不是一种具有普遍意义的权利;如果它是一种权利,那它是一种什么类型或意义上的权利;如果它是一种权利,那由谁来保障这种权利。与会者就该问题在会上展开了积极热烈的发问和讨论,基本上认为享有正式的金融管道和金融服务应该是社会各成员的一种权利,邱教授也谈到,目前国际上的诸多相关论文也大致肯定这种观点。针对这个问题,上海市伦理学会会长、上海社科院经济伦理研究中心主任陆晓禾教授认为,资本应该交给那些有能力负责人地经营它的个人,现代商业银行也是在反对高利贷对生产者盘剥的宗旨下诞生的,陆教授认为当下的银行应该发扬现代银行诞生之初的革命精神,在借贷过程中不能差异或歧视性对待,应该把资金交给那些有能力而又负责人的借贷者;同时陆教授还认为,银行职能不能仅仅停留在给穷人提供贷款的层次,还应该给在提高借贷者资金使用能力以及促进生产方面给予一定的帮助。

其二,关于微型金融商业化的问题,有与会者问及,由于商业资金的过度介入,微型金融会不会完全违背最初富有社会使命和关怀的宗旨而变成压榨穷人、图利富人的商业形态。邱教授一方面认为我们应该认清作为企业的金融机构首要的功能是其资金导引的经济功能、首要的目标是营利,另一方面金融机构在实现其本身功能过程中有伦理的责任。邱教授谈到微型金融在40年的发展中确实取得了重大的成功,我们不能只看到在这期间的一些负面的问题。

其三,关于金融业者自身的逐利性质与微型金融最初所诉求的社会使命(Social Mission)相冲突的问题,邱教授谈到从统计数据分析来看,这种冲突是普遍存在的,当这种冲突发生时,如何找的恰当的平衡点是至关重要的。就该问题,有与会者谈及资本的逐利性使得作为企业的金融服务机构难免把盈利放在首位,而且在现阶段,资本的这一特性是占决定地位的。针对这种状况,邱教授认为政府等监管部门通过适当的手段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激励金融机构承担更多的社会使命。

其四,陆教授谈到由于中国目前的微型金融领域缺乏相关法律法规的出台,所以目前的状况也较为混乱,针对当下的形式,我国的微型金融事业可以从西方借鉴哪些成功的经验或吸取哪些失败的教训。邱教授也认为中国微型金融领域方面的法律法规严重缺乏,仅中国人民银行在2009年出台了一个针对小额贷款方面的规范,还有中国目前对微型金融的限制条件较多,诸如放贷利率限制,杠杆比率限制等等,但最严重的问题在于目前国人对国际微型金融领域的概念过于模糊不清,以致于很多“影子高利贷公司”(诸如宜信等)借微型金融之名行图利富人压榨穷人之实。(张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