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报道
理论宣传
图片新闻
  中心动态->综合报道

 
“青年读书兴趣小组”举行首次读书会
作者:马庆  发布时间:10/07/13  点击率:4621

713上午,由邓中心、当代政治中心和思想文化中心的年轻人组成“青年读书兴趣小组”举行了第一场读书会。本次读书会以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为专题,与会者从哲学、法学、政治学和社会史等角度谈了各自的读书体会,并由此探讨一些问题。

当代政治中心的朱淑丽首先从法律史的角度谈了“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文的历史背景。她指出,19世纪的法学正处在实证法学和历史法学阶段。相比与18世纪占统治地位的自然法学,那一时期的研究,大多是从实在的、经得起验证的经验科学出发。恩格斯的这篇文章采用了大量历史学、人类学、社会学的材料,也反映了当时的学术风气,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正是符合了当时的“科学”标准。此外,朱淑丽还向大家转述了当代政治中心主任刘杰研究员特意为本次读书会提出的一个问题,即恩格斯用生产力发展、阶级之间的斗争来阐述国家的产生,这是非常重要的发现。但在今天,这种说法为什么没有那些以契约论之类的权利学说来解释国家的产生的观点流行?对于刘老师的问题,朱淑丽自己的回答是,马克思恩格斯的学说强调的是革命,是打破旧世界、创造新世界,而我们今天这个时代更强调改革,尤其是中国正处在渐进式改革时期,所以那种追求翻天覆地变化的学说有意无意之间被大家忽视了。政治中心的郭中军从政治学的角度来理解恩格斯的这篇文章。他说,恩格斯对国家性质、本质的把握非常深刻。马克思、恩格斯向我们昭示了,经济上占统治地位的人必然在政治上也占有支配地位。国家就是一种合法的暴力机构。国家的两个职能是:1、阶级统治;2、公共管理。我国解放后一开始主要是强调国家的第一种职能,而改革以后更强调国家的第二种职能。思想文化中心的胡俊谈到,恩格斯极其深刻地指出,男女的不平等不是由于法律上的不平等,而是由于经济上的不平等。女性处于从属地位,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妇女的劳动被排除在了社会劳动之外。那么,妇女解放应该如何进行呢?恩格斯指出,妇女要重新回到公共劳动中去,而这很大程度上要依赖于现代工业,同时,妇女从事的家务劳动要社会化。其实,可以把恩格斯的这种观点与当代女权主义学说做些比较,从中看出女性主义思想的发展。此外,恩格斯从人类学、历史学角度阐述了国家的起源,但他主要是以西方的情况作为其研究佐证,不知他的结论是否适合于东方的情况。当代政治中心的齐凌云说,恩格斯在谈到母权制的失败时,指出了这其实是所有权的转移。每一次革命都与所有权的转移有关。这是非常深刻的。邓中心的马庆列举了国家起源说的几种大致类型:1、生产力说。国家的产生是由于生产力的发展。代表人物为马克思、恩格斯。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生产力的发展导致国家的产生,这未必意味着国家就是私有制造成的,就是阶级压迫的工具。所以,马恩学说虽然是生产力说的代表,但未穷尽此说。2、契约论。国家产生于个人之间的契约。这种学说的产生早于马恩,其内部流派众多,代表人物为霍布斯、洛克等。《独立宣言》、《人权宣言》都与此种学说有关。3、公共职能说。国家的产生是由于公共职能的需要。比如魏特夫《东方专制主义》中的“治水社会”。4、宗教说。国家的产生与共同的信仰、宗教有关。针对这些类型,郭中军提出,契约论等式从个人权利的角度来解释国家的起源,它是一种个体主义的。而马恩是从群体主义的角度来解释国家,他们关注的是群体之间的正义问题,是群体(阶级)之间的压迫问题。胡俊接着说,所以马恩认为国家是一种恶,是必然要消灭的。但是,国家消亡之后,由哪些部门来行使公共职能呢?齐凌云指出,在马恩那里,国家消亡后,行使公共职能的是各种社会团体。因为国家是由于私有制产生的,那么私有制消亡后,国家也就不复存在了。不过,目前暂时还看不到这一步了。

读书会在热烈的探讨中结束。大家商定,下一次研读马克思的“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