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报道
理论宣传
图片新闻
  中心动态->综合报道

 
“青年读书小组”举行第三次读书会
作者:dzx  发布时间:10/12/03  点击率:11923

2010123上午,由邓中心、当代政治中心和思想文化中心的年轻人组成“青年读书兴趣小组”在当代政治中心行了第三场读书会。本次读书会以马克思·韦伯的《以学术为业》为专题,与会者从各个角度谈了各自的读书体会,并由此探讨一些问题。

    邓中心的马庆首先介绍了《以学术为业》几个中译本的翻译情况,并讲述了台湾译本的主要译者钱永祥先生对此书所做的一些说明政治中心的朱淑丽谈到她读韦伯的感受。她谈到,韦伯似乎是在说学术已经没有终极价值或者终极意义。科学已经成为评判一切的标准,什么东西都要拿到科学面前做衡量。这样一来,那些大知识分子,那些充当着精神领袖、先知似的领袖已经不复存在了。终极关怀或者价值已经没有存在的依据了。在这种情况下,知识分子面临着生存危机,或者说信仰危机。韦伯同时代的人似乎都面临着这些问题。自然科学以一种霸主的地位进入社会科学,并将自己的评判标准赋予了社会科学。韦伯似乎对此比较悲观。思想文化中心的胡俊提出了自己的疑问,韦伯首先讲述了学术的外部环境,一个并不宽松的环境。其次,韦伯谈到了学术的志向,提倡为科学而科学或者为学术而学术。但韦伯又指出,学术是要被超越的。五年、十年之后,你所从事的学术就要被超越。同时,也是更致命的是,韦伯说学术是不能够提供意义的。那么,我们这样的学术工作者应该如何自处呢?政治中心的胡筱秀说,韦伯说道科学可以除魅。但今天科学似乎不但没有除魅,反而加魅。比如,现在的科学利用其专业性,通过舆论宣传,俘获了人们的心灵,使得人们产生了新的幻想,从而谋取利益。朱淑丽由此提出,旧的迷信破除了,但新的迷信又会产生。邓中心的马庆谈到,韦伯的命题不是说迷信会不会产生。而是说我们不要委身于任何一种不加反思的价值。他告诉我们,任何一种价值都是有局限的,这其实也就杜绝了任何一种价值或信仰作为迷信的条件。韦伯的基本命题是价值多元论。政治中心的张树平谈到,韦伯的一些问题其实也是学术工作者所面临的根本问题。比如,学术的价值何在?是个人觉得有价值,还是社会觉得有价值?换句话说,学问本身如何衡量对个人的价值效用以及对社会的效用?陈寅恪说过,学术研究要做预留。韦伯的整个学术研究都在思考整个文明的走向。另外,就师生关系来说,韦伯虽然不赞成教师作为价值引导者。但就个人而言,似乎那些充当人生导师的老师更有吸引力。也许,中国人还是更希望老师是“传道授业解惑”者。政治中心的齐凌云谈到,韦伯说学术需要运气。但我们自己应该认识到,学术更需要的是努力,有努力就有回报。政治中心的朱文霞说,必须要搞清楚以学术为职业与以学术为业其实是不一样的。而且韦伯似乎没有区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这似乎是韦伯的一个失误之处。邓中心的郭丽双谈到,职业与志业其实有相当大的区别。志业是与人生追求相关,有着生命的意义。这也告诉了我们学术追求的意义。尤其是在今天这样一个商业化社会里,社会上常常以金钱来衡量一切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