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传真->信息传真

 
随州农村的婚礼和婚俗
作者:吴治平  发布时间:10/09/21  点击率:4107

 

 

2007年冬,我在当年我知青下乡时所住的许家湾里调查,正好赶上腊月初八村民培亮家娶儿媳妇的日子,他邀请我去参加他儿子的婚礼,我高兴地如约前往。按当地的规矩,男女双方无论是娶媳妇还是嫁姑娘,亲朋好友都前往赶情送礼以示祝贺,我也按农村规矩前去送了一份礼凑兴,并自始至终地观看了一场农家婚礼的全部礼仪:

“上马饭”:按农村的婚俗,男方头一天中午都要在自家办宴席,所有来宾都要在一起吃“上马饭”。席间,有一个最重要的仪式就是新郎官要跪拜媒人,农村叫“请媒”,媒人相当于“引亲”,在婚礼中可是个大红人,吃“上马饭”时,媒人为上大人,必须坐首席正中,由新郎的舅舅和舅妈和最主要的亲戚来陪媒人。

“迎亲”:第二天早上,媒人提着用大红包袱包着的娶亲喜饼和新娘当天要穿的衣服鞋子等饰物,和新郎一起随着娶亲的车队前往女家迎亲。

“封子钱”:新郎到达女方家门口时,只见女方的大门紧闭着,直到新郎从门缝里塞进红包(也叫“封子钱”)后,躲在门后的人方才把门打开,让新郎和娶亲的人进门。

“抹红”:在娶新娘的过程中,最热闹的场面是女方的客人给娶亲的人脸上“抹红”,其间,闹得最开心的又是给媒人“抹红”,我看到几个大嫂子拽着、扯着、按着媒人,嘻闹着往她脸上抹红,直到媒人被抹成个大红脸方才罢休。

“劝嫁”:媒人先到新娘待嫁的闺房去“劝嫁”,新娘也不能马上随媒人出门,一定要等到媒人三请四催,好话说上几箩筐,让新郎和娶亲的人等得焦急,若再不出门就赶不上男方的结婚典礼了,这时候,新娘才在媒人的陪同下姗姗步出闺门,于是新郎迎上前去,挽着新娘的手一起步出大门。新娘启程前,新郎还要给琐衣箱(新娘的衣服、袜子和饰品)的喜钱,一般是一口箱子100元(200400不等)。姑娘出嫁时,湾里的亲戚,自家的人,亲戚中的小孩都会来抢嫁妆嫁妆,或故意把嫁妆藏起来,新郎不给红包就不给嫁妆。红包5元、10元、20元不等,所有在场的亲戚六眷都要给红包,新郎方可把新娘接走。

“出阁”:只见新娘身着一套大红衣裳,手拿一面镜子,农村人叫“避邪镜”或“照妖镜”,按老习俗,新娘出嫁时是不能回头的,若回头就意味着将来婚姻不美满要走回头路。新娘出得门外,新郎要为新娘换上红鞋子,回转身向送嫁的岳父岳母鞠躬拜谢后,才能将新娘抱进娶亲车里,然后,新娘的家人放鞭炮送走娶亲的车队。

“牵亲娘”:农村有一句俗话:“新娘娶进门,媒人撩过墙”。媒人在婚礼前的娶亲过程中是个大红人,但新娘一娶进夫家门,媒人的任务就结束了。这时,就由牵亲娘来充当婚礼中的“引亲”。新娘未到前,男方首先要请12名牵亲娘,牵亲娘要具备的条件必须是:父母双全,儿女双全,起码是要有男孩的中年妇女,牵亲娘还要必须会说,会闹,会收荷包,带着新郎新娘领拜,给来宾磕头,不给钱不起来,所以来宾一般都把钱分藏在各个口袋里,不让牵亲娘一次把钱搜干净。

“压床”:新娘的嫁妆进新房后,由牵亲娘铺床,在被子枕头里面放些枣子、莲子、花生,含有祈盼新人早生贵子的寓意。新郎新娘的床第一天晚上在新郎新娘没有睡之前还要有一个有妻室、儿女双全的男人先在床上压床,意在男子娶亲后儿女双全,图个吉利,家庭不全的、身体有残缺的、有孝之人是不能进新房的。

“抢新鞋”:新娘的鞋一般都是红颜色的鞋,新娘出嫁时穿的鞋以后都不能穿回娘家,意思是不能走回头路,新娘进屋后,哥嫂和其他的亲戚都瞅着这双鞋,都想把这双鞋抢走,如果能抢到新娘的红鞋子,被视为幸运者。

“喝交杯茶”、“吃长寿面”:新郎新娘进入洞房后,由一个10岁左右小男孩分别端进两杯茶和两碗面,新人在牵亲娘的指导下喝交杯茶,吃长寿面(过去一般是一个小男孩一个小女孩,现在大都是一个小男孩,从来没有一个小女孩为新人端茶送面),新娘即使不吃也要用筷子搅一下,表示以后发财。新娘必须给端茶端汤的小孩红包,然后其他的小孩都要来闹新娘,拿把扇子要红包,端杯开水要红包,提个火笼也要红包。完成上述仪式后,牵亲娘便引导新郎新娘走出洞房去参加结婚典礼。

“拜堂”:在结婚典礼中,新郎新娘要一拜天地,二拜父母,三是夫妻对拜,如果新娘怀了孕,按老规矩是不能向祖先磕头的,磕头意味对祖先不敬,只能点头或鞠躬。现在新娘先怀孕后结婚的多了,这个老规矩也就没过去那么严格了。

“给拜钱”:拜堂完毕后,新郎新娘依次拜见亲戚长者和来宾,新娘子给谁磕头谁都要给“磕头钱”,钱数不等,视给钱人与新人的经济实力和亲疏关系而定,重要的直系亲戚给1005001000元不等,一般的朋亲给1020元。再就是酒席上的文娱活动,有的要新郎新娘唱歌,有的要新郎新娘面对面口含一颗红枣,有的要新郎口含香烟,要求新娘用高难度动作为新郎点火,还有的要求新郎用嘴叼着苹果送进新娘的口中,农家结婚都喜热闹,人们认为婚礼是越热闹越好、越闹越发。整个婚礼持续近两小时,笑声不断,热闹非凡。

“回门”:婚礼后的一个重要仪式是“回门”,可惜我那次没有机会看到,但前来参加婚礼的几个妇女告诉我,新郎新娘结婚的第三天,新娘要带着新女婿回娘家,这一天主要是闹女婿,新女婿进门时,娘家人有的会在门前栓根细线,新女婿不留意或不小心弄断了细线要给红包。门后面挂个土壶,新女婿推门时碰掉土壶要给红包。吃饭时在油条中间穿根线,新女婿吃不断的时候要给线钱,饭碗里放点盐要给盐钱,放块糖要给糖钱,埋着肉块要给肉钱。如果不给钱,娘家的人就起哄,说他多丢人啊!所以,回门是对新女婿智慧和应变能力的考验,而新娘的娘家人也从闹女婿寻开心中来营造欢乐气氛。

婚礼结束后,我向刚当上公公的培亮了解整个婚礼的开销费用:

培亮给我算了一笔细帐:他家这次为筹办儿子的婚礼,前后共花掉3.3万元。楼房是两年前就盖起的,这次只花5000元装修了一下,购置新房的家具、床、衣柜、梳妆台、沙发、电视用去8000元,婚前给女方父母现金5000元(彩礼),给新娘的衣服费2000元,娶亲的前两天给女方送娶亲礼,家里杀了一头猪,带了一半给女方,还送去一套喜饼、半只羊、一对鹅。婚礼上办酒席10桌,每桌的菜是八个热菜八个凉菜,客人连吃3天,新娘来的前一天中午来宾都已到齐,一直到第三天中午饭后客人才会离去,过客办酒席大约要花去12000元。另外,小两口还花3000元照结婚照,给女方买项链,戒指,耳环,手链也花去3000元。而女方父母给女儿5000元的嫁妆钱,连同男方父母给的5000元,共花了一万元办嫁妆。女方嫁妆是:冰箱一台、空调一台、洗衣机一台、摩托车一辆、八床被子、一床蚊帐、洗脸盆两个、洗脚盆两个,如果把这些开销都加在一起,整个婚礼共花掉5万元。

我问培亮婚礼费用能不能更俭省一点,培亮说:我家已算是很俭省的了,现在农村娶媳妇与过去比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想当年我结婚时,只给女方送去八套衣服的衣料费100元,一套喜饼(从大到小共十个),投贴过礼2条鱼,18斤肉。而女方陪嫁一个柜子,两个衣箱,两床被子,一个洗脸盆,一个脸盆架,一床蚊帐,两把农家椅子。当年我想用结婚拜天地的磕头钱买一件衣服,老人还说我,风过了雨也过了,现在还买什么衣服?我们两代人的婚礼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为进一步了解农村当前的婚俗,我专程走访了一位长期在农村主办农民婚丧嫁娶仪式的民俗专家汪培海先生。

他介绍说:过去,农村人结婚首先要看八字、算命、看签,农民们认为不看八字、不看签就不吉利,就很难白头到老。现在很多年轻人谈对象都是自己在外面打工认识的,农村信这些的人不多了。

过去男女方见面机会很少,在正式结婚前,女方一般要上门到男方家里去“看家”,实际上是去认门,察看男方的家底。男方至少要给女方准备一双鞋,2-4套衣料或衣服;凡是定了亲的男女,每到大年三十,男方要接女方去吃年饭,女方要是不愿意这门亲事就不来,如果男方不去接女方,证明是男方不愿意。女方到男方吃年饭,男方要给女方压岁钱,过去10元、20元都行,现在一般是100元以上;农村还有接未过门的姑娘到婆家过六月的习俗:每年的阴历六月间,婆家都要接姑娘到婆家去住几天,去过六月的姑娘就要在婆家裱一门板或两门板做鞋底的布壳子,扯几尺灯芯绒的鞋面,条件好的还要给女方扯一件夏衣褂子。中秋节,男方要给女方家送礼,一般是10个月饼,20个皮蛋,3斤肉。

过去男女双方从见面提亲到结婚,要传简、投贴、报期,有很多礼仪程序,现在基本上都不时兴了,只有打饼、送衣服、压箱子等传统做法还没丢弃。男方还是要给女方的见面礼,一般家庭还要给女方准备“三金”,即金项链、金耳环、金戒指,再穷的人家也得给女方一个金戒指,也有给钱的。别以为只有城里人时兴送花,现在农村也有给女方送花的,有的人说给一万元钱还不如送一束玫瑰花,当然这样的年轻人还是少数。

虽然农村现在父母包办婚姻的少了,但约有近半数的年轻人还是先由媒人介绍、然后自己相中而成婚的。不过,在农村,年轻人哪怕是自由恋爱上的,还是要找个媒人牵针引线,农村叫“酌媒”,农村俗言说:“天上无云不下雨,地上无媒不成亲”,所以每一桩婚事都少不了“媒人”,否则不能成亲。只是现在的媒人已不是过去那种以此为生的媒婆了,媒人主要是那些与自家关系好的、有交情的、共来往的亲朋好友,所以,当事人对媒人的酬谢一般是凭关系、凭友情、凭感情送礼物,也有的送百十来元钱的,反正多少要给媒人表示点礼品,不能不给。

现在结婚一般是男方准备房子、家具和家用电器,儿子娶媳妇,男方老人拿出所有积蓄,不够的儿子凑,女方也凑。现在,女孩子嫁妆很简单,一般只准备几床被子,父母有钱就给点陪嫁钱,陪嫁的钱其中也有相当一部分是女孩子自己打工挣的。

现在,农村婚礼仪式也比过去简单多了,整个婚礼仪式,随乡入俗,按当事人的意愿,有条件的在餐馆里待客,但大多数是在自家屋里办酒席,与亲戚朋友见面,结婚典礼仪式中,除了传统的拜天地、拜父母、夫妻对拜的“三拜”是不能简化的外,其他的都可以简化,比如说现在婚礼上就很少说四言八句了,会说四言八句的人也很少了。现在闹洞房也不像过去那个闹法了,过去所有的对新媳妇的那一套传统礼仪也都没有了。

参加完农家婚礼后,我的感触颇多:看来,农村的婚俗既保留了一些传统的习俗,也与时俱进地吸纳了城市的一些做派。

在农村,结婚生子都被看作是农民一生中最大的喜事,而婚礼就像农村收割开镰的祭祀仪式一样,它带有狂欢色彩,从某种意义上讲,婚礼就是农民的狂欢节。

而父母呢?儿女结婚,父母几天几夜都忙得不能睡瞌睡,很多父母说:哪怕疲劳的像个皮影人,瘦的像个纸人一样,但心里却是高兴的。

 

(转引自吴治平:《中国乡村妇女生活调查——随州视角》,

长江文艺出版社2008年版)